热点专题

萨普神山穿越历险记_户外
发布时间:2019-11-12 01:19 作者:阜南新闻 来源:
第一次听说萨普神山的名字,还是17年去珠峰东坡的时候,我们的包车司机师傅说的,当时并没在意,因为在藏区,似乎是个山就是神山,随便一个湖就是圣湖,然而司机绘声绘色的演绎萨普神山的传说以及景色的绝美不输于珠峰东坡,似乎不去一次将遗憾终身云云,令本驴心动.
当时网上查了一下萨普的资料,第一眼看到萨普的山形就立刻被其吸引震撼,那优美的等边三角形山体在其他地方绝无仅有,而且还是两个。其俊俏的身姿倒映在其下幽蓝的湖水中,湖岸绿草茵茵,鲜花盛开,浅蓝透明的冰川一直伸到湖边,湖边半山坡一座白墙红顶的寺庙静静的矗立。真是秘境中的世外桃源!
而关于萨普的传说不亚于一部天方夜谭,此间种种秘境,秘闻,遂使本驴有了金主完颜亮投鞭渡江之意。恰逢这两年念青东这条徒步路线陡然而起,而萨普神山正好在念青东位置,如果将这两个点串起来,岂不是完美乎。
于是开始寻找攻略,发现去萨普神山的倒是有一些,但几乎都是自驾到神山脚下湖边扎个营,拍照再原路返回,没有翻越萨普垭口到另一边的,这个不合本驴胃口,后来看到一篇孤月写的攻略,也是唯一一篇穿越萨普的攻略,原来半年前这条路线才被走通,这样算下来除去冬天大雪封山,迄今为止穿越垭口的徒步队伍应该不会多于五次.
另外从多篇游记以及孤月的攻略来看,萨普徒步有一定的风险性,主要危险来源于棕熊,由于萨普地区人迹罕至,基本是野生动物天下,别的倒也罢了,棕熊却无法回避,很多游记提到了近距离遭遇棕熊的问题,尤其是孤月,还曾经和棕熊面对面遭遇,虽是有惊无险,然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还是安全为上,况且户外总是要冒险的,就当是增加一点刺激吧。当然必要的防护措施还是要有的,其实对付棕熊一罐辣椒喷雾剂是最好的,但是带不上火车,然后搜索某宝上有种驱狗神器,原理是很多动物对超声波反应敏感,人耳听不到超声波,动物却能听到,买来试用了一下,果然能把狗子们吓跑,狗熊狗熊,既然狗能吓跑,想必熊也能吓跑。
然后对照地图研究了一下路线,发现如果按照攻略走,前几天基本是暴走,景色一般强度还很大,于是做了一下调整,直接挺进萨普脚下扎营然后穿越萨那垭口金岭乡出山,制订好了路线,然后开始招兵买马,最后有五个人成行,算是最好的完美人数组合。
先来介绍一下队员们
阿飞,多年一起玩户外,去年还一起走过新疆路线,装备轻量化专家,变态到每天晚饭都不吃了,少带很多食品和卫生纸,防潮垫是裁剪成人形的,阿飞是本驴的御用摄影师,本驴的许多装酷照片(这是通俗的说法,委婉的说法叫装B)都是其策划指导的。另外擅长地图制作和导航,有阿飞在本驴心里踏实很多。
175,多年前和本驴走过四灵连穿,虽然早已忘了音容,但是对这个名字记忆深刻,在拉萨集合闲聊的时候大家曾问起名字的由来,说有一年徒步雅鲁藏布江,在江里游泳,队伍里有女生使坏,抱起他放在岸边的衣服拔腿就跑,他一着急,抱起一块大石头就在后面追,倒不是要拿石头打人,而是实在要顾全体面,队伍里有好事者,看到这景致岂能放过,拿起长焦一顿扫描,正好扫到所穿短裤,号码清清楚楚,175号,从此175大名传于江湖。其来过四十余次西藏,对西藏的人文地理民俗风貌如数家珍,吾等无不称奇
吴风,也是多年一起走的驴友,新疆西藏的长线多和本驴搭帮。
百合,本次萨普徒步唯一的女生,一东北大姐,说话干净利落脆,超不过五句话必来一句哎呦我的妈,走过的长线加起来能绕地球一圈了,实在佩服。

本驴作为先头部队要先行一步去拉萨采购气罐,在拉萨呆了两天其余人先后赶到汇合,包车司机就是五年前去阿里认识的万里,万事俱备后,出发前往比如县。

万里在两个月前去过萨普,所以轻车熟路,由于路程远,今天计划住在比如县,一路沿青藏公路北上,那曲草原刚刚返青,点缀着一些紧贴地皮生长的小花,远处念青唐古拉山白雪皑皑,山脚下牧民房子冒出缕缕炊烟。公路上碰到从青海过来磕长头朝拜的信徒。若不是京藏高速正在施工整个青藏公路成为一个大工地,这一段风景还是不错的。

在下午到达比如县之前,有一处著名的奇观,达摩寺骷髅墙,可以说是赫赫有名,被称为骷髅金字塔,世界上有不少以人骨或**来来装饰或者干脆以人骨直接作为建筑材料的建筑物,例如捷克人骨教堂,意大利米兰人骨教堂等,欧洲大部分人骨教堂基本上是中世纪黑死病及战争的产物,而达摩寺骷髅墙可以说是宗教产物。对于死亡,人们往往抱着恐惧,神秘而又好奇的态度,骷髅墙是***的产物,正如***师阿旺丹增说:把骷髅头留下来,砌成墙,无非是告诫活着的人,要多行善,少有俗念,无论什么人,死了不过如此。

达摩寺骷髅墙正式称呼应该是达摩寺多多卡***台骷髅墙,很少有人有缘看到,因为以前并不开放,只是近年来比如县大力开发旅游经济,才开始开放,即使这样,因为地理过于偏僻,来这里的人也很少,今天只有我们几个人来这里。

多多卡***台其实不大,位于一个小院子里,院子中间有个四五平米青石铺的平地就是***台,***之后人的颅骨就被摆放在院墙位置。我们在一个小喇嘛的带领下进到院子里,立刻就被恢弘的骷髅墙震撼了,其实现在的骷髅墙规模远远小于以前的样子,天灾人祸使得骷髅墙大为缩水,即使这样站在它面前仍然感到心灵的震动,几百上千的骷髅面对着你,有的显然时间很久远了,颅骨惨白,面部缺失,有的明显是最近才有的,保持新鲜的状态,生前,他们可能是权贵,可能是高僧大德,可能是富甲一方,可能是赤贫的百姓,死后,他们都在一起,风吹雨淋日晒,没有分别。正应了***师的话,无论什么人,死后不过如此。

有一颗骷髅头,在网上的图片里可以说是很出名,眼睛并不空洞,斜着眼,带着一脸坏笑,我特意找到这个颅骨,它嵌在墙里,还是那样笑天下可笑之人的一脸笑样,你在笑什么,是不是在笑,多年前我曾是你,多年后你终究是我。

出了达摩寺,再往前开不久就是比如县了,公路一直沿着一条奔腾的河盘旋,在一个大拐弯,指示牌写着怒江第一湾,没想到身边这条不起眼的小河居然是怒江,查了一下地图,果然是怒江上游。顺便补习了一下地理。

今天住在比如县,晚上几个人采购了一些羊肉蔬菜之类,准备明天晚上扎营腐败。比如县是个小县城,但感觉外地来的车辆和人员很多,一打听原来最近虫草季到了,很多收虫草的大军浩浩荡荡从外面进来。天下虫草属那曲,

那曲虫草属比如。比如的虫草是最好的,怪不得那么多人来。

第二天驱车翻过一个五千米垭口进入羊秀乡,过了垭口不久居然下起了雪,到羊秀乡时竟然变成了鹅毛大雪,开始为我们的行程担忧,这样的大雪不知能不能通行,能不能看到萨普雪山,是否影响穿越。不过考虑那么多也没用,先吃饱肚子再说,已经是中午了,到撒木措湖边应该是下午了。但是在羊秀乡开车转了一圈,所有的饭馆全都关门歇业,正是饭点的时候居然没有一家营业,而且好像不止饭馆,包括商店,学校,邮局,村委会,都静悄悄的,大街上也见不到人,似乎是座死城,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开着门的小卖部,和老板一打听,原来是虫草季,村里所有人都上山挖虫草去了,学校都放假了,学生们也都去了。挖虫草是一年当中的大事,几乎一年的收入都靠虫草季这一个多月了。问老板为什么他不去,他说他是汉人,汉族人是不允许挖虫草的。原来如此。

然后请老板看在同种族的面上给我们做点饭吃,老板说他结婚二十多年了从没做过饭,都是老婆做饭,本来小卖部也都是老婆看着,今天鬼使神差他看着,就遇到了我们,真倒霉,一边叹气一边给我们做饭,祥林嫂一样不停地说二十多年没做饭了,今天是晚节不保,不过手到是利索,十分钟不到几大碗热气腾腾的西红柿面端上桌,我们啧啧称赞老板的手艺强,老板还自谦,连连又说二十多年没做饭了惭愧惭愧。

吃完饭开车往撒木措方向走,沟口有检查站,虫草季检查严格,严禁外人进入,好在我们是登山的,不是挖虫草的,于是顺利进入。通往撒木措的简易山路正在大修,又加上大雪,很不好走。有一段路正赶上塌方抢修,于是下车休息等候通行。和一个修路工人聊天,工人听我们说要去萨普登山,警告我们要小心棕熊,现在上山挖虫草的人多,棕熊都被从山里赶出来了,他亲眼看见棕熊在公路上跑。看来攻略中萨普地区有棕熊所传非虚。这不得不引起高度重视了。

这时候雪停了,继续上路,云雾慢慢开散,渐渐露出蓝天,似乎我们的人品在转好,山谷也越来越宽,视野越来越开阔,陡然间一个碧蓝的湖泊横亘在前面,四周雪山环绕,湖畔五彩经幡在雪地中格外显眼。湖的尽头一个等边三角形的山峰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圣洁俊秀,遗世独立,这个景象在照片中看了多少次,早已深刻在脑袋里,今天终于见到了真实的萨普,而且还是刚来就看到了,想一想一个小时前还是大雪漫天,真是苍天不负我等也。

其实,我们看到的是萨普神山的二儿子,真正的萨普神山还在云雾中,不过由于萨普的二儿子实在长得太帅,很多萨普照片多是以其为主角,牢牢占据C位。

看到如此景致,阿飞和175飞跑下车去远处经幡那边拍照,我刚下车,只觉眼前白花花一片睁不开眼,刺眼的紫外线加上雪地反光使得眼睛刺痛,暴露的脸部和脖子发热,赶紧带上雪镜和头套。而阿飞和175因为太匆忙没有做好防护,二十分钟后他们回来已经被晒伤,后来二人脸部大面积蜕皮,175翻越垭口的时候眼睛看不清都源于此,此为后话。

在湖边拍照的时候一只小花狗摇着尾巴在身边转来转去,万里说这湖边有四只流浪狗,两个月前他来扎营的时候四只狗夜里就守在帐篷边,很是安全。四只狗按颜色起了名字,叫小花,小白,小黄,小黑。如果幸运还能碰到它们。我听了很高兴,如果营地有狗,棕熊就不会来捣乱了。

今天计划在湖头的冰湖处扎营,这是最靠近萨普的视野最好的地方。万里把我们送到这就回去了,相约拉萨再见。

扎好帐篷,然后坐在营地里细细观赏四周,这时云雾时聚时散,萨普主峰也露了出来,此外萨普的大儿子,大女儿,萨普妻子和私生子也偶尔露出,但不是同时露出,所以还看不到全家福,但是已经相当壮观了。从萨普山顶一直到冰湖尽头一道冰川倾泻而下,冰川尽头的冰舌显出几丈高的蓝色的晶莹剔透的冰。冰湖是白色的,撒木措是蓝色的,两个湖有一条小河道连接。冰湖西岸半山腰有一处寺庙,那就是萨普拉康。在雪山圣湖映衬下肃穆端庄。

正细赏风景,几只狗子跑了过来,围着帐篷摇头晃脑,一看花色,甭问,正是万里说的那几只狗,样子很是和善。掏出牛肉干喂给它们,吃完也懂事,静静的趴在营地四周。似乎在放哨。

傍晚几个人在雪山下冰湖畔涮肉,面对雪山把酒临风,倒是也惬意。

基本上高海拔第一天宿营夜里都睡不好,偶尔听到狗叫,有时突然听到远处天崩地裂一声巨响,寂静的深夜尤其吓人。这应该是冰川崩裂到湖里的声音。如果冰川整个塌下来,会不会冰湖的水外溢啊,须知我们就在岸边扎营。本驴似乎有点杞人忧天。

早晨掀开帐篷大吃一惊,昨天波光粼粼的冰湖一夜之间全都封冻了!大大小小的冰山浮在冰面上,大的如汽车,小的如磨盘。这都是昨晚冰川塌下来的。此时天空已经完全放晴,蓝天下萨普神山的全家福展现在眼前,威严的萨普,分立萨普左右的是他的长子和长女,萨普妻子在最外面,夹在他们中间的就是萨普家族最漂亮的二儿子,俊秀挺拔的等边三角形身姿,梅里雪山主峰卡瓦格博和南迦巴瓦峰已经是非常漂亮了,都已三角形山峰著称,其中南迦巴瓦峰还被国家地理评为最美山峰,号称刺破蓝天的长矛,然而他们在这座山峰面前只能匍匐拜倒,自惭形愧。萨普神山千百年来不为世人所知,虽有惊天容颜确如锦衣夜行,但他注定不平凡,穷乡僻壤挡不住他遗世独立的高贵,他一出世变惊为仙人,一鸣惊人。如果你仔细看,在萨普二儿子的身后,还藏着一座等边三角形的山峰,那是萨普的私生子,一下子能看到两座等边三角形山峰,没有哪个地方有此殊荣。

第二天我们计划今天在湖边扎营一天,明天翻越萨那垭口。除了我们几个,还有三个自驾过来的摄影师也在此露营,他们已经过来好几天了。我们决定先去半山坡的寺庙,也就是萨普拉康去看看,吴凤脚受伤了,只能看守营地。去寺庙的路上一路都是盛开的鲜花,衬托得雪山蓝天绿湖更显得圣洁,本驴不是植物学家,只认识这里开的最多的就是矮杜鹃,粉的红的白的各种颜色的紧贴着地面生长的矮杜鹃。其余的还有各色的鲜花铺满地毯。在半山坡的一条小溪边,看到两个年老的喇嘛从寺庙方向走过来,看到我们,说寺庙锁门了,没有人,不过告诉我们钥匙在哪,还让我们自己进去参观,有酥油茶自己倒着喝。虽是化外之地,真是淳朴之乡啊。

萨普拉康位置很好,居高临下鸟瞰撒木措和冰湖,雪山环绕,确实是个修行的好地方。流连了一阵,回到营地。这时一行四五个人开着两辆越野车来到湖边,有一个人对着萨普群山指指点点介绍着什么,其余人都听着。我们也走过去听,原来这哥们居然是比如县的旅游局长,比如县正在大搞旅游开发,所以为什么我们能够进入达摩寺参观骷髅墙,为什么羊秀乡正在大修通往萨普的路,原来如此。局长大人是藏族人,汉语说的很好,看我们对萨普很感兴趣,解说的更加详细,知道了更多的萨普的传说,局长手指着群山,每指一处都说出故事,说这座山是萨普的医生,这座山是萨普的宝库,藏族人从来不去萨普的宝库去挖虫草,这座山是萨普的长子,本来萨普的长子长得比萨普高,萨普不高兴,打了他一巴掌,把他的头打偏了,头在嘉黎县,身子在比如县,仔细看确实萨普长子偏着头缩在萨普身下。然后又说道萨普妻子,萨普妻子和郭不扎西塔杰雪山偷情,生下私生子,本来我以为那个私生子是萨普的私生子,今天局长这么一讲恍然大悟,原来是萨普妻子的私生子,一字之差,差之千里,怪不得二儿子和私生子长得那么像,原来是一母所生。看来本驴冤枉了萨普大神。

然而对局长讲的这些本驴虽然很感兴趣,但是本驴更关心的是能否安全翻越萨那垭口去山的另一边,于是指着垭口方向问局长我们能否去那边,局长连连摆手制止,说不行的,山上棕熊的很多,会伤人。还说棕熊很聪明,晚上到村里偷东西吃,如果村民锁上门,会掀开屋顶进去,还讲了很多棕熊伤人的事,说的本驴心里阴云密布。

局长带着人走了,湖边恢复了宁静,本驴却不平静了,考虑着明天翻越垭口的三大难点,第一点,大雪,这几天比如县都是下雨的天气,那么山上肯定是下雪,昨天在羊秀乡就领教了鹅毛大雪,山上的雪指不定多大呢。第二点,下垭口的冰洞,从攻略得知下垭口必经之路有一个冰洞,左右两边要么是碎石滑坡暗冰,要么是冰裂缝,总之不易通过。第三点就是棕熊,这点全靠运气,也可能碰不到,也可能碰到了互相跑开,然而总要考虑最坏的结果。一万中的万一呢。尤其是下午,吴凤阿飞他们去冰川下面拍冰山,发现了棕熊的脚印,带回的这个消息犹如骆驼身上又加了一根稻草。整个人精神都不好了。阿飞到显得无所谓,说遇到棕熊也可能是意外收获呢。希望如此。

这一天在奇幻壮丽的风景和杞人忧天的担忧中度过了。


第三天天气还是不错,今天要翻越垭口前往绿度母湖,吴凤脚伤还是没好,决定放弃,搭乘那几个摄影师的车出去。剩下我,阿飞,175和百合。离开营地的时候几条狗和我们恋恋不舍,尤其小黄,陪我们走了很久才回去,感谢它们,有了它们才让我们晚上安心的睡觉。我们往上走的时候远远看到两个挖虫草的藏民也朝山上走去,然后认为跟在他们后面走就行了,走了一大段路感觉方向不对,一看轨迹偏离了很远,我们被藏民带偏了,其实人家和我们去的不是一个地方,赶紧回返,到了正路上往上一看,高高的大坡看着眼晕,这得爬到什么时候啊,百合直接放弃了,一个人下山找吴凤会和去了,剩下我们三个和尚继续前进,只要不放弃,一步一个脚印终究会成功。

缓慢爬升了三百米到了一个小平地,回头看萨普又是一番景致,撒木措和雪山融为一体,这个角度更显得壮观。平地上鲜花盛开,最多的是一种黄颜色的类似郁金香的娇嫩的大花,后来知道学名叫黄花绿绒蒿,很罕见的一种高山花卉。而这个山谷里确是成片的开放,真是大饱眼福。



慢慢到了雪线位置,地形也由坚硬的岩石路变成粉状的碎石路。长期的风化使得山体剥离,黑色的石头变成细小尖锐的碎石,一脚下去像踩在沙子里,坡度大的地方甚至走两步滑一步。

随着离垭口越来越近,积雪越来越厚,已经到了大腿根,脚踩下去费很大力气才拔出来。海拔已经超过5200米,每走一步都大口喘气。如果没有积雪这个垭口其实不难走,但是积雪大大增加了难度,我们不知道积雪下面是什么,如果是个深沟,那么踩下去就被活埋了。即使没有深沟,每走一米都异常困难,何况是重装上升。

三个人停下来简短的分析了一下路线,阿飞执意向着垭口方向直线前进,因为虽然有雪但是路程最短。175建议走没有雪的山坡,直拔上去,然后沿山脊走到垭口,然后两个人分别沿着自己设定的路线走,我在后面观察,175往前走了一百多米,我就把他大喊回来,因为眼前这个山坡太过危险,碎石哗哗的,根本上不去,即使上去了,山脊的情况也是未知,假如也是大雪,岂不是做了无用功。

175废了很大力气回来,这时我渐生退意,想把阿飞喊回来。然而阿飞已经踏雪往前走了很远,大喊也听不到,我们三个人不可能再分开,于是发狠也踩着阿飞的脚印追过去。

稀薄的空气,过腰的积雪,刺眼的阳光,随时滑坠的碎石折磨的我们筋疲力尽。175的雪镜似乎封闭不严,又加上前天在撒木措拍照没带雪镜,有点雪盲,跟在我后面感觉着走。越接近垭口积雪越厚,已经崩溃到极点时,走在前面的阿飞大喊:“看到经幡了!垭口到了!“,

这喊声犹如大旱三年晴空打了个霹雷令人振奋,大家拼尽最后一点力气终于爬上了垭口。

海拔5490的垭口风景还是不错,一个垭口把两条沟分开,我们上来的是普宗沟,将要下去的是那若沟,两条沟的藏民应该是有来往,否则垭口上不会有玛尼堆和经幡。

简短休息了一下,我们谈论刚才上升的过程,阿飞笑着说其实他听到我们在后面喊了,假装没听见,目的就是让我们上来,因为他分析了一下我们目前的状况,一是装备充足,二是时间富裕,三是体力都差不多,不如拼一下,也许能上到垭口,果然上来了,佩服并感谢阿飞的判断力,看着眼前的景色,如果不上来,可能会真的后悔。大家笑谈一番,开始下降,我知道往下走一百米就是那个冰洞,这是整个穿越过程里最危险的节点。

果然,往下走了几分钟,一个巨大的冰洞横在眼前,实际看到的比照片上的壮观多了,冰洞左边是黑色的碎石坡,右边是厚厚的积雪覆盖的冰川,为什么这个地方出现这么大的冰洞,我想可能原因是黑色的碎石山坡滑落,碎石覆盖在冰上吸收阳光,天长日久冰川融化出一个冰洞,冰洞顶端垂下细长的冰锥,下面是融化的雪水形成的小冰湖,这个冰洞横在必经之路上,挡住我们的去路,像头拦路虎,我们没有退路了,必须从这过去。

有两条路可以过去,一是走左边的碎石山坡,二是走冰冻上方的冰川,虽然冰川上面比较平坦,但是盖着厚厚的积雪,我们不知道哪里会有冰裂缝,一旦掉进冰裂缝,就直接掉进冰湖了,左边山坡虽有滑坠掉落冰洞的可能,但是做好保护应该问题不大。

我和175换上冰爪,阿飞却没有穿冰爪,这个轻装狂人似乎为了减重不带冰爪。阿飞在前面开路,碎石看着好走,其实下面都是暗冰,碎石坡坡度太大,我的简易冰爪走了几步就偏离鞋底了,和没穿一样,在一个下降的地方,暗冰完全显露出来,几乎站不住,脚下不远是幽暗的张着大嘴的冰洞,头上是黑黝黝的随时可能塌下来的碎石壁,好像咳嗽一下碎石壁就会塌下来把我们拍在冰洞里,这个地方必须快速脱离。

阿飞在我下面的平台处,我却没有地方下脚,脚无论踩到哪里都会滑坠,用登山杖凿出一个小坑,借力往平台滑下去,冲击力太大,似乎要栽向冰洞,阿飞紧紧拉住我,才没有继续下坠,惊出一身冷汗。赶紧往前走出碎石坡,至此脱离了冰洞,我们安全了,长出一口气,只要过了冰洞,全程就算完成了百分之九十。


然而噩梦才刚刚开始,没走多远,进入了雷区,也就是积雪区,这里似乎是个背风区,风把所有的雪吹到这里,比上垭口时的积雪还要厚,只走了一步,一脚有踩空的感觉,没来得及反应雪已经到了腰部,一只脚在雪窝里,一只脚横在外面,整个身子歪着,像陷在流沙里,怎么也拔不出来,越拔陷的越深越紧,有点慌了。

把登山杖横在雪上,身体趴在登山杖上用力,又怕把杖压断,于是把大包卸下来横在胸前,借助大包的力量才脱困。看一看175,比我更惨,因为他身高体重,陷的更深。阿飞也在那里拔河。

我们似乎闯到了沼泽地。这样不行,走不出去的,我大喊滚着走,然后175在前面在雪地里滚着前进,别说还真管用,我也滚着向前,但是,这是五千多米的海拔啊,没滚十米就觉得天旋地转,不知是滚的原因还是体力消耗的原因,总之是有点模糊了,于是改滚为推着包爬行,像是电影里推着炸药包匍匐前进的样子,结果就是脸埋到雪里进了一脖子雪

。最厚处积雪区的短短一百米的路耗费了我们半个小时的时间,最终,三个人经过苦战,终于踏上了厚实坚硬的土地。回头看看萨那垭口,终于过来了。

此后是一路狂奔下山,由于耽误的时间太长,预计扎营的绿度母湖营地离我们至少还有三公里路程,中间还要过一条溪水,而天色慢慢暗了下来。175的眼睛因为雪盲的缘故在这样的环境下看不清路,必须停下来扎营了,然而这里远离牧民区,即使在有牧民房子的绿度母湖扎营,也有遭遇棕熊的风险,何况在这里。但是别无选择,再走下去更危险。于是在一个小山坡下满是灌木的地方停下,山里的天都是突然黑下来,我们刚把帐篷搭好,天就完全黑了。水源离营地有几十米远,需要穿过一人多高的荒草灌木,我去溪边取水的时候,总觉得灌木里会突然窜出一只棕熊,脊梁阵阵发凉,不住的往身后看。

这一天太累了,大家草草吃过饭,然后把所有食品放到塑料袋里扎好,钻进帐篷,我把头灯,军dao,驱熊神器都放在伸手够得到的地方,炉头拧到气罐上随时能打火点着,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就等熊大熊二来啦。

似乎是太疲劳的原因,这一下就睡到天亮,爬出帐篷,几颗还亮着的星星预示着又是一个好天,天亮的感觉太好了,完全没有昨晚担忧棕熊的恐慌感。阿飞和175爬到旁边的小山坡拍日出。我又回到溪边取水,过了这条溪水再走一个小时就是绿度母湖了。

三个人行动迅速,吃过早饭拔营启程,过了河,我们发现以这个河为界,河那边我们来的方向地势险恶,怪石嶙峋,灌木丛生,而河的这边确是溪水淙淙,绿草茵茵,鲜花遍地,真是两个世界,越往前走地势越开阔,来到了一片开满鲜花的草原,然后远远的能看到山谷里白色的牧民房子了,不久就到了绿度母湖边,这真是一个世外桃源,绿绿的草地直接延伸到湖边,湖岸边开满了杜鹃花,蓝绿色的湖水倒映着郭不扎西塔杰雪山,这雪山就是萨普妻子的情人。我们在湖边流连了很久才离开。这条山谷很美,真有点舍不得离开了,想想昨天还在雪山上艰难跋涉,今天就在这人间仙境里了。想到昨天跋涉的艰苦,于是三个人商讨了一下后半程的行程,如果按原计划从金岭乡出山,还要翻越一座5300米的垭口,而昨天翻越垭口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我们不想重蹈覆辙。决定从这条沟出山,反正最主要的风景我们都看到了,原计划的后半程纯粹是自虐路线,不走也罢。

既然决定了路线,就不着急走了,好好看看风景。这沟出去有七十多公里,到前面找个车今晚就可以到比如县了。
于是我们闲庭信步的走着。中途还遇到两个挖虫草的藏民,带着工具正要上山,听说我们从雪山那边翻过来,感觉很惊讶。因为即使他们也很少去那边。反正今天也出去了,于是就把包里的备用巧克力和糖果给他们。
然后沿着开满鲜花的草地往下走,途中经过了两个有几户人家的小村子,房外停着越野车或者摩托车,却见不到一个人,整个村子静悄悄的,除了一两声狗叫再无其它。整个村庄的人好像消失了一般。我们明白原来我们赶上了虫草季,所有的藏民都上山了。
这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个好消息,因为找不到出山的车,徒步出去要走三天,即使从金岭乡出去情况也是如此,整个比如县的人都去挖虫草了。我们就算加倍付车费也抵不过人家挖几根虫草的收入,何况根本就找不到人。
连续经过几个村都是如此。这时太阳已经到头顶了,河谷里开始暴晒。我们在烈日下走了很久。来到白度母湖时这里有个较大的村子,白度母湖的湖水是白色的,不同于绿度母湖的样子,两个湖合称双色湖。在村子里找了一下,只碰到一个老太太,连比带划双方谁也听不懂对方的话,无可奈何之际,175发现河对岸有几个藏民小孩子在玩耍。
一般小孩子都懂汉语,175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走过去。回来摇头说,问了一下,都去挖虫草了,也可能晚上回来,也可能住山上,说不准。我们决定另想办法,我和175的手机都没信号,只有阿飞的电信手机有微弱的信号,我们所在的地方属于白嘎乡,我们想到的办法是直接打110找到白嘎乡派出所的电话请他们派个车来接我们,但这个想法被否定了,除非紧急情况,我们不想找警方。
苦思对策之际,我突然看到一个铁皮牌子立在村口,上面写着河道划分和管理信息。底下赫然有白嘎乡政府的电话,总算捞到救命稻草了。于是打通乡政府的电话,说明我们的情况,那边倒是很客气,给了我们一个寺管会主任的电话,再次打通以后那边让我们等等。
半个小时以后两个小警察开着一辆警车来接我们,这真是天大的惊喜,有警车护送这是什么待遇啊。警车把我们送到派出所,这附近有个强那寺,派出所兼管着强那寺管委会的职责。
这个偏僻小寺庙年代还是很久远的,在强那寺喇嘛的带领下参观了一下寺庙,然后换乘一辆越野车,喇嘛开车送我们到比如县。车在山谷里开了很久,奇怪的是山谷最里面是景色优美的草原河谷,越往外走峡谷越来越窄,有时像在一线天里穿行,一边是耸立的高山,不时有碎石掉落,一边是奔腾的几十米深的河谷,我们都感觉找车出来是正确的,这路根本走不出来,因为没有地方露营,正赶上雨季,路面经常出现塌方,有时半个路面都塌到河里,看的人提心吊胆。
喇嘛车技很是娴熟,快速通过一处处塌方,边开车边和我们聊,问我们想不想看棕熊,他说他在这条路上经常看到棕熊,还看到棕熊吃人。不知道他是真看见过还是在吹牛,但是能让我们看见也是不虚此行。
喇嘛一边开车一边往两边高山观察,然后突然停车,打开车窗让我们往高处看,看到头顶上方几百米一个水冲沟有两个棕色的影子晃动,喇嘛说那是鹿,仔细一看确实是,正在那低头吃草,有鹿就有熊,等了一会却没有看到熊,都若有所失,这个落石地方不安全,不能停留太长,继续走。在一个拐弯处一个塌方挡住了去路,塌方大概有一米多高,把整条路拦腰堵上,这个明显是刚刚从山上滑落下来的,抬头看,不时有泥土悉悉索索的往下落,太危险了。
路太窄,我们掉头都不可能,只有往前硬闯。好在塌方不大,阿飞和175,喇嘛下车徒手挖掘泥土碎石,挖了十多分钟,剩下半米高的碎石,喇嘛观察了一下,让我们上车,一个油门冲了上去,安全过了塌方。然后河谷慢慢开始变宽。
终于,我们上了国道,车子不在颠簸。长舒一口气,终于安全出来了。
萨普神山,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那些山,那些人,那些狗,那些景色,都留在脑海里。收获颇丰。现在等在我们前面的就是啤酒烤肉啦,当然,还有下一个目标,库拉岗日,在库拉岗日我们也有奇遇。欲知详情,敬请关注库拉岗日游记。
( 本文作者 : 大兵dabing )
达摩寺骷髅墙正式称呼应该是达摩寺多多卡***台骷髅墙,很少有人有缘看到,因为以前并不开放,只是近年来比如 ...
一般穿上冰爪没事,我们去的时候主要是雪,晚去一个月没有那么大雪了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2019-7-26 07:31


谢谢楼主了,那个冰洞那里那么危险呀,我们8个人呢,不知道都能爬上去么?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2019-7-26 06:50


司机万里电话13923461117,去萨普需要两天,我们五个人车费是4000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2019-7-25 07:24


请问有租车师傅的电话吗?租车去萨普价格是多少?我们也想去萨普,谢谢?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2019-7-25 06:14


既然决定了路线,就不着急走了,好好看看风景。这沟出去有七十多公里,到前面找个车今晚就可以到比如县了。 ...
其实,我们看到的是萨普神山的二儿子,真正的萨普神山还在云雾中,不过由于萨普的二儿子实在长得太帅,很多萨普照片多是以其为主角,牢牢占据C位。 看到如此景致,阿飞和175飞跑下车去远处经幡那边拍照,我刚下车,只觉眼前白花花一片睁不开眼,刺眼的紫外线加上雪地反光使得眼睛刺痛,暴露的脸部和脖子发热,赶紧带上雪镜和头套。而阿飞和175因为太匆忙没有做好防护,二十分钟后他们回来已经被晒伤,后来二人脸部大面积蜕皮,175翻越垭口的时候眼睛看不清都源于此,此为后话。在湖边拍照的时候一只小花狗摇着尾巴在身边转来转去,万里说这湖边有四只流浪狗,两个月前他来扎营的时候四只狗夜里就守在帐篷边,很是安全。四只狗按颜色起了名字,叫小花,小白,小黄,小黑。如果幸运还能碰到它们。我听了很高兴,如果营地有狗,棕熊就不会来捣乱了。
此后是一路狂奔下山,由于耽误的时间太长,预计扎营的绿度母湖营地离我们至少还有三公里路程,中间还要过一条溪水,而天色慢慢暗了下来。175的眼睛因为雪盲的缘故在这样的环境下看不清路,必须停下来扎营了,然而这里远离牧民区,即使在有牧民房子的绿度母湖扎营,也有遭遇棕熊的风险,何况在这里。但是别无选择,再走下去更危险。于是在一个小山坡下满是灌木的地方停下,山里的天都是突然黑下来,我们刚把帐篷搭好,天就完全黑了。水源离营地有几十米远,需要穿过一人多高的荒草灌木,我去溪边取水的时候,总觉得灌木里会突然窜出一只棕熊,脊梁阵阵发凉,不住的往身后看。 这一天太累了,大家草草吃过饭,然后把所有食品放到塑料袋里扎好,钻进帐篷,我把头灯,军dao,驱熊神器都放在伸手够得到的地方,炉头拧到气罐上随时能打火点着,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就等熊大熊二来啦。 似乎是太疲劳的原因,这一下就睡到天亮,爬出帐篷,几颗还亮着的星星预示着又是一个好天,天亮的感觉太好了,完全没有昨晚担忧棕熊的恐慌感。阿飞和175爬到旁边的小山坡拍日出。我又回到溪边取水,过了这条溪水再走一个小时就是绿度母湖了。 三个人行动迅速,吃过早饭拔营启程,过了河,我们发现以这个河为界,河那边我们来的方向地势险恶,怪石嶙峋,灌木丛生,而河的这边确是溪水淙淙,绿草茵茵,鲜花遍地,真是两个世界,越往前走地势越开阔,来到了一片开满鲜花的草原,然后远远的能看到山谷里白色的牧民房子了,不久就到了绿度母湖边,这真是一个世外桃源,绿绿的草地直接延伸到湖边,湖岸边开满了杜鹃花,蓝绿色的湖水倒映着郭不扎西塔杰雪山,这雪山就是萨普妻子的情人。我们在湖边流连了很久才离开。这条山谷很美,真有点舍不得离开了,想想昨天还在雪山上艰难跋涉,今天就在这人间仙境里了。想到昨天跋涉的艰苦,于是三个人商讨了一下后半程的行程,如果按原计划从金岭乡出山,还要翻越一座5300米的垭口,而昨天翻越垭口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我们不想重蹈覆辙。决定从这条沟出山,反正最主要的风景我们都看到了,原计划的后半程纯粹是自虐路线,不走也罢。

Copyright © jyhb9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阜南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32990号-2